欢迎来今题网个人空间

霓裳羽衣曲的空间

http://friends.jinti.com/kf12428290/  [复制链接] [收藏]

居住在: 星座:魔羯座
人气:95
我的音乐
  • 我的访客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第三十八年夏至 “衰草连横向晚晴,半城柳色半生笛,枉将绿蜡做红玉,满座衣冠无相忆......”街边的老疯子又在唱着几段破碎的唱腔,在空荡荡的巷子生出几分婉转。 疯子原本不是个疯子,倒是个戏子,解放前在北平也是个名角儿,对于我,也是个老熟人。在我十几岁的时候,那个全国都被不正常的红色笼罩的时代,那戏子就彻底的成了“打倒”的风向标。那时的戏子尚还年轻,举手投足都有我们这些野孩子没见过的气度。据说他登台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七玉奇缘之桃核恋 祈瑶岑第一次见桑玉轩是在挑花林里,那是祈瑶岑第一次来承天国的皇宫就迷了路。 在寻找路的途中她无意中进入桃花林,当时的桃花看的特别美,她看呆了,草丛历传来的是声音将她惊醒,她闻声看去,也是那时她看到坐在桃花树下看书的他。 他坐在桃花林里最大的那颗树下读着兵法,小小的身板有这让人屈服的气势,同意透漏出一股哀伤。 祈瑶岑走到他的面前,感觉到有人来了,他待头见对方和她差不多大,也没多在意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前世今生天注定 佛说,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。顿生气馁,这辈子是没指望了,和谁路遇和谁接踵,和谁相亲和谁反目,都是命定,挣扎不出。特别想到我今世从医,和无数病患咫尺对视。若干垂危之人,经我手治,每日查房问询,执腕把脉,相互间凝望的频率更是不可胜数,如有来世,将必定与他们相逢,赖不脱、躲不掉的。于是这一部分只有作罢,认了就是。但尚余部分,却留了可以掌握的机缘。一些愿望,如果今生屡屡瞩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忘掉她,像忘记一朵花 严格说来,在爱斯基摩人生活的区域里是没有花的,除非你把雪花也当作花。但是,爱斯基摩人分明是一个喜欢和陶醉于花的民族。花,举凡我们知道的花,全都千姿百态千娇百媚地生长在他们的心里。谁能怀疑生长在心里的花比生长在尘土中的花更美丽呢?在加拿大冬天的极地里,经常可以见到行路的人,他们要去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捕获猎物。你走向前去问他们苦吗?他们笑一笑,平静地告诉你:“不苦,花儿在等待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别找了,幸福藏在你的心里 一天清晨,车停下,上来一位老年人,他六十左右的年龄,慈眉善目的笑模样儿,站在车门的台阶上,边投币边大声说:“今天太好了,刚出门不用等,就坐上了公交车!跟坐出租一样。”看他表情,仿佛一出门就能遇到公交车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,车上的人都侧目微笑,微笑着看他神采奕奕的脸,是啊,一出门不用等就来了公交,等同于乘坐出租了。 过了两站,还是那位老年人,屁股刚在一空座上坐稳,又上来一位更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游走在云端的阳光 {夜里看不到的云,是失落?} 看过了太多的风景,对这座熟悉的城市开始厌倦,就连吹过来的风也是厌烦的,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?是红尘?或是桃源?我想知道外面等待我的是什么。夏悸对安生说。 夜晚,月光穿过树叶的缝隙如沙子般撒在地上,斑斑点点,却如水面那样寒冷。在这样的冰冷刺骨的寒冬,这样的月光让夏悸和安生愈加的心寒。操场上,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走动,就像是黑色的洪流随时会给吞噬,从此就消散在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只是青丝不复还 季错/ 季错真不记得有多久没有把头发剪短了,这几乎要算做对一个虚无的承诺的过分执拗,曾经有一个人那般纯粹地待她过,也是他许下给她安定的承诺。 她是几乎把等待当作一种习惯的,几乎要以为那是真的了。 是的,几乎。 季错无法想象那个喜欢喃念着阿错,抚摸他的长发的男人就这样牵着另一个女孩横过马路。 她几乎扯疼了自己的头皮,终是觉出了这些都是真的。 那一头刻意蓄留下来的齐腰长发只卖了两百块钱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除了自己,没人能让你不寂寞 谁都想无条件地被爱,但是有谁能无条件地爱自己?对自己不满意,在心理上不独立,不能也不会真的去爱任何人。 自己真的爱别人吗?许多人之所以爱人,是因为自己非常寂寞,希望自己真的爱对方,而对方也真的爱自己,这样就能克服寂寞。只有接受人人都很寂寞的事实,人才算互相了解。 每个人都非常寂寞。接受寂寞,别打算掩饰寂寞或逃避寂寞,也不要寻找克服寂寞的方法。人一直都很寂寞,只有心思不在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盛放在花园里的爱情 阳光漫洒的冬日午后,我走过一条斑驳着岁月痕迹的老街,时光仿佛在这里凝驻,慵懒、古旧的味道在空气中一点点地追逐流动。忽然,不知道从谁家的收音机里,传来一声百转千回的缠绵唱腔:“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……”婉转的声调,如水一般慢慢浸透我的身体,令人觉得颤巍巍、痒酥酥。眼前枝叶枯败的老树、石灰脱落的墙壁一下变得新鲜生动起来,仿佛有一点什么故事即将发生。 就在那一瞬,我忽然洞悉了那个落红满...  |  评论   
  • 霓裳羽衣曲
    爱并无深浅,你只需做你自己就好 下雪天,哥们给我发来一个短信。 “饭团,今天陪我去找阳阳复合。我们前段时间吵了一架,然后一气之下分手了。”寥寥几字却道出了我不得不去的理由,“你是我们共同的朋友,顺便帮我劝劝她。” 我和阳阳其实并不相熟,说到底也就是应酬中认识的。不过一次和哥们去健身房的路上碰到了,便打了个招呼。哥们自此便被迷上,遂追求三个月,成功确定关系。从此,我便以媒人的角色出现在他们面前。平日...  |  评论   
使用条款 | 联系今题 | 关于今题网 | 建议与批评 | 使用帮助
© 2019 Jint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所有 今题网